×
记者
时尚头条网
发布日期
2022年7月13日
阅读时长
2 分钟
分享至
下载
下载
打印
点击这里打印
字体大小
aA+ aA-

深度 | 谁在接棒时装周的注意力?

记者
时尚头条网
发布日期
2022年7月13日

它们依靠时装本身的魅力获得了成功,再次反映出陷入同质化的时尚行业对创意的渴求,回归后的实体时装似乎更加厌倦一九现象,正将目光聚焦在那些新可能上。


 
随着年轻设计师的着陆,诸如Alaïa、Paco Rabanne等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时装屋正在复古情绪的流行中迎来转折,在一掷千金的头部奢侈品牌大秀外,凭借更大胆的创意和鲜明个性,成为了时装周新的焦点。
 
两年前还被边缘化的老牌时装屋Schiaparelli,如今的时装秀前排已是星光熠熠。除韩国女星李彩麟CL、歌手Rina Sawayama的外,因美剧《亢奋》而爆红的新晋时尚宠儿Hunter Schafer和英国演员Emma Watson相邻而坐的合照引起了社交媒体的热烈讨论,Adele伦敦演唱会的身着的Schiaparelli更是直接为秀前预热填了把火。

明星效应未能抢去设计本身的风头,这毫无意外,设计依然是Schiaparelli最有力的声音。创意总监Daniel Roseberry再一次用夸张的手法,将Elsa Schiaparelli的超现实主义基因发挥到了极致。
 
紧跟着大秀的展览成为了Schiaparelli 2022-2023高级定制系列的最佳注解。于7月6日开幕的《震惊! Elsa Schiaparelli的超现实世界》主题展览陈列出Yves Saint Laurent、Jean Paul Gaultier、Christian Lacroix等大师为Schiaparelli的设计作品,展现出时装屋对创意行业的深远影响。
 
在本次高定秀场上,Daniel Roseberry通过与大师对话,将上世纪80年代的华丽晚宴装带到了现在。尽管削弱了戏剧化金属配饰的比例,人们同样可以从中体会到Daniel Roseberry逐渐树立起来的、Schiaparelli式的肃穆和力量感。
 



Daniel Roseberry通过与大师对话,将上世纪80年代的华丽晚宴装带到了现在
 
近年来,Schiaparelli凭借古典怪诞的形象赢得了业内的广泛好评。创立于1927年,Schiaparelli在上世纪最初就以将超现实主义艺术引入时装领域著称,凭借超越时代本身和大胆创新的设计,迅速引起当时的贵族阶层关注,被Chanel创始人Gabrielle Chanel视为劲敌。
 
进入本世纪后,沉默了近半个世纪的Schiaparelli被Tod's集团老板兼首席执行官Diego Della Valle收购,经历一连串的设计师轮换,最终在美国设计师Daniel Roseberry的手下回归到惊世骇俗的戏剧性设计,捕捉到超现实主义的精髓,也一举拔高了高级定制的创意水准。
 
继去年Lady Gaga身着金色和平鸽高定礼服为总统就职典礼献唱起,一系列形似肌肉盔甲、圣母光环的礼服开始频繁曝光,受到Kim Kardashian、Zandaya和Bella Hadid等名流兼时尚领袖的追捧。值得一提的是,Zandaya造型回春的最大功臣、造型师Law Roach也出席了Schiaparelli秀场头排,引发媒体关注。
 



Zendaya、Bella Hadid多次身着Schiaparelli,将这个老牌时装屋的讨论度带到高点
 
Schiaparelli的高级定制已经超越了传统的时尚选美,而开始致力于表达宣言。若进一步联系到Hunter Schafer与Emma Watson二者在性别权益上的斗争形象,回归以来的Schiaparelli可以说在这方面已经站稳了脚跟,并再一次激发了人们对高级定制的兴趣。
 
据Google Trend数据,Schiaparelli的搜索热度在大秀期间飙升至100点。同时另据微信指数显示,该词条在微信平台上的热度超过480万,为历史之最,折射出国内网友的极大兴趣。
 
另一边,夹杂在高定时装周期间,却以不失水准的成衣设计亮相的新Alaïa同样给看客带来了惊喜。
 
全新的2023春夏系列在品牌还未竣工的巴黎新店上展出,极致的优雅和粗粝的空间形成了鲜明的碰撞。全新的连体衣设计包裹出女性优雅性感的身体曲线,富有立体感的连帽衬衫和鱼尾裙摆同样没有缺席。
 



仅用三个系列,Pieter Mulier便成功塑造出如此具有辨识度的Alaïa缪斯形象
 
在知名时尚评论员Vanessa Friedman看来,创意总监Pieter Mulier的设计“轻浮、挑逗(cheeky),却无一不引领着时装屋在新时代前进”。
 
这名新任创意总监刚迎来他在Alaïa的第二个年头。Azzedine Alaïa去世三年多后,其同名品牌于去年2月宣布Pieter Mulier为创意总监。Pieter Mulier来自比利时,曾为Raf Simons和Jil Sander工作,还是Raf Simons在Dior和Calvin Klein任职期间的得力助手,拥有丰富的相关经验,其极具个人风格的设计深受卡戴珊等名人喜爱。
 
Pieter Mulier上任后的首个系列于去年7月在巴黎发布,这也是该品牌自2017年7月以来再次举办的时装秀。当时秀后已经有不少业内人士对Pieter Mulier在Alaïa的首秀给予肯定,更直言在资金实力雄厚的历峰集团以及经验丰富的CEO Myriam Serrano的支持下,Alaïa有望重回巅峰。
 
如今,Pieter Mulier仅用三个系列便成功塑造出如此具有辨识度的Alaïa缪斯形象,重新呼应品牌创始人的北非文化背景,让沉寂已久的Alaïa一经复出便迅速迎来高光。
 
除频繁的红毯和杂志曝光以外,立体心形手包和售价近17000元的Corset激光雕花手袋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速度也在迅速增加,经典连帽单品也走进了Rihanna、Cardi B、Adele等名人的私人衣橱。
 
出生于突尼斯的Azzedine Alaïa于1981年在法国成立同名品牌,以超紧身的面料、雕塑般的剪裁和轮廓闻名,拥有“紧身衣之王”的美称,蕾丝纹路的皮革制品是品牌经典元素之一。随着历峰集团于2007年将Alaïa收购,该时装屋的业务重心从高级定制转向了成衣,但始终未能被历峰盘活。
 



来自2022春夏系列的紧身鱼尾套装被全球女星争相上身,给Alaïa带去了密集的曝光
 
由于Azzedine Alaïa本人对时尚界传统运作方式的抗拒,Alaïa品牌不玩媒体游戏,也不遵守时装周固定的发布节奏,逐渐失去了成为主流高级时装品牌的能力。随着十年后Azzedine Alaïa去世,长期处于冻结状态的时装屋进入低谷,直到遇见厚积薄发的Pieter Mulier。
 
当失意的设计师遇到尘封的时装屋,长期的积淀和彼此的赏识令双方碰撞出惊艳夺目的火花,成为了时装周万众瞩目的期待。
 
想要用更加年轻化的手段改造历史更为悠久的时装屋,无疑是一个更大的挑战。被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集团押注的百年时装屋Patou正在新任创意总监Guillaume Henry的手中以一种更加轻松的方式重新启动。
 
本周,Patou在位于西堤岛的品牌总部举办了品牌首个线下秀。不同于疫情期间夸张大廓型的法式风格,Guillaume Henry在首场线下秀中通过迷你短裤、高腰靴展现出了更为精巧活泼的法式女孩形象,一如简化后的品牌本身。
 
身着新艺术风格连身裙压轴的网红模特Julia Fox则将Patou这一百年老牌的社交媒体热度带到了新的高点。
 






本次秀场为Patou转型后的首场线下秀,由Julia Fox压轴闭秀
 
秀后一些媒体直言,Guillaume Henry在设计的创新上仍需要更多时间。或许处于风格的调整期,Patou 2023年春夏系列的风格相比往季而言,不光是更加收敛,甚至有从宫廷风向极简风的转变势头,令观众有些措手不及。
 
同时,较为保守的商业模式和对网红经济的依赖也使得Patou在成衣上主要依靠贩卖符号,这对于一个重新起步、试图重新建立品牌形象的轻奢品牌而言并非好事,但Patou凭借软启动的法式老牌这一巧妙定位填补了市场的空白,不落俗套的风格也获得了市场的青睐。
 
但是Patou无疑是幸运的,在Instagram上拥有130万粉丝的Julia Fox将初步建立起辨识度的Patou一下子带到了主流视野的中央。
 
传奇女装设计师Jean Patou于1914年成立同名品牌,也被视为Coco Chanel的强劲对手之一,同时也是首位将品牌Logo放在运动服上的设计师,在100多年的历史中,Jean Patou曾由Karl Lagerfeld、Jean Paul Gaultier和Christian Lacroix等大师掌舵。
 
但在Guillaume Henry 2019年首个系列发布前的30年内,Jean Patou的时装业务都处于静止状态,仅专注于香水业务。也正因如此,Jean Patou在千禧一代中几乎完全不具备知名度。
 
2018年,Jean Patou被LVMH收购,开始在时装皮具部门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Sidney Toledano的主导下进行转型。为重新塑造品牌形象,Jean Patou首席执行官Sophie Brocart将品牌名称简化为Patou,将亮丽的粉色作为品牌主打色调。创意总监Guillaume Henry也力图摆脱对历史档案的依赖,转而借鉴充满活力的品牌DNA,以一种全新的巴黎趣味呼应眼下更加简单轻巧的形象。
 
除品牌形象外,Patou的商业版图也在重新整理。目前,品牌通过发力成衣业务,已成功摆脱对香水这一单一业务的依赖,在集团内与暂时叫停的Fenty并列,后者由LVMH与歌手Rihanna合作成立,均定位为高级时装品牌。
 
去年年底,主要依靠电商和批发渠道的Patou已通过官网和全球80多家商店发售,其中有10家位于法国。在今年3月份,Patou全球首家旗舰店进驻日本东京表参道Hill Complex购物中心,出售品牌全系列的成衣和配饰,包括由Guillaume Henry打造的首款手袋Le Patou。
 
该手袋和Logo渔夫帽已成为日本年轻消费者中的网红单品,相关Instagram话题和购物分享也在日本颇具人气。
 



Patou全球扩张的第一站选择了日本,相关单品已成为日本年轻消费者中的网红款
 
上至高级定制,下到年轻成衣品牌,越来越多的老牌新作都依靠时装本身的魅力获得了成功,再一次反映出陷入同质化的时尚行业对创意的渴求。
 
早在此次时装周前,以数字形式发布2023春夏系列的Mugler也在新任设计师Casey Cadwallader的手下,凭借先锋的透视设计和包容性的剪裁收获了一众拥趸,让这一成立于1974年的时装品牌在社交媒体时代焕发出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力。
 
即便设计到位,老牌时装屋翻身也绝非必然,其不确定性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资本和管理的影响。
 
紧邻Patou发布新系列的西班牙设计师品牌Paco Rabanne虽然早已由法国设计师Julien Dossena接手,但这一股锋利的金属未来感直到近年才受到广泛关注。
 
Paco Rabanne 2023春夏秀场以堪称华丽的视觉盛宴展现出颠覆的女性力量,融合了恋物等开放的亚文化主题,其花哨的头巾也不禁让人联想到动荡环境下坚毅的妇女形象,可以说从各个角度扣住了女性议题,不失为Julien Dossena近年来的佳作。
 
西班牙人Paco Rabanne于上世纪60年代在法国创立同名品牌,以金属、塑料等前卫材质的设计闻名。在2013年任命Julien Dossena为创意总监后,Paco Rabanne受到时装爱好者的重新关注。
 


Paco Rabanne虽然早已由新任设计师接手,但直到近年才受到广泛关注
 
但再优良的设计也离不开管理的支撑,在频繁的人士动荡下,Paco Rabanne并未从母公司Puig集团得到长期坚定的支持。数月前,Paco Rabanne首席执行官Bastien Daguzan宣布离职,并加入到法国新兴设计师品牌Jacquemus,让同样作为设计师品牌的Paco Rabanne略显落寞。
 
Puig内部人士抱怨称,集团并不愿意在时尚成衣业务上投入,依赖时装业务在香水美妆上变现的Puig使得Bastien Daguzan在集团发挥空间受限,这一困境也直接使得同为Puig时尚支柱的Nina Ricci转型失利。
 
不仅四年三换CEO,今年2月,执掌Nina Ricci三年半、曾让品牌焕然一新的创意总监组合Rushemy Botter和Lisi Herrebrugh突然宣布离职,以专注于自己的品牌Botter。数月以来,这个成立于1932年的法国老牌迟迟未等来新的创意总监任命,品牌已经两年没有举办过时装秀。期间,巴黎唯一旗舰店和百货业务也悉数关停。
 
即使Puig为Nina Ricci任命新的创意总监与CEO,人们也担心品牌不会有更大的突破,因为Puig时尚业务的问题不在于创意总监,而是管理。毕竟就在一周前,刚刚离职Nina Ricci的双人设计组合赢得了今年ANDAM法国时装大赛的最终奖项,有力地回应了设计能力的质疑。
 
深有意味的是,Alaïa用于此次秀场发布的新店曾经是老牌时装屋Lanvin的男装门店,后者自被复朗集团后仍在摸索自己的道路。
 
当然,时尚到头来还是一门生意,老生常谈的话题已经被讨论了太多。对于历史遗产丰富的时装屋而言,如何复兴曾经引以为傲的资产,如何用精神联结历史与未来,又如何在风云变幻的商业场上稳速前行,负重前行的老牌面临的挑战比人们想象得更多。
 
回到聚光灯下,只是老牌复兴的第一步。


 

Copyright © 2022 LADYMAX时尚头条网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.